入眼是缘·入心是孽——小龙女不杀尹志平的心路历程

看过《神雕侠侣》的读者都会对小龙女被尹志平玷污了处子之身的这个片段而痛心,为冰清玉洁的小龙女遭臭道士侮辱而扼腕痛惜、愤愤不平,恨不得将这姓尹的“淫贼”抽筋剥皮、挫骨扬灰,一解心头之恨。

在随后的剧情里,知道了实情的小龙女羞愤不已,一路跟随尹志平二人,大家都以为她会手刃“色狼”,以尹志平的项上人头来洗刷那奇耻大辱,按说以古墓派传人龙姑娘的身手,十个尹志平也不是她的对手,然而...让大家失望了,小龙女错过了一次又一次的机会,始终没有让吃瓜观众痛快解恨。

于是猜测纷起,大家都在揣摩原因,最后的结论无外乎是小龙太过善良之类,但却始终如刺在喉,难以解读。

其实,终其一生,小龙女都不会杀尹志平的,这与善良无关,因为小龙女对尹志平,只有遗憾,并无仇恨。

为什么这么说,来看看当时的场景:

那一晚,月朗风清落花满地,终南山下佳人如玉,在盈盈的月色下,美如天仙的小龙女一袭素色裙衫映衬着冰雪肌肤,横躺在花丛中,那画面美的让人无法不浮想联翩。

此刻的小龙女被欧阳锋点了穴道,正躺在地上无法动弹。原文如下:

“她以王重阳的遗法冲解,竟然是求脱反固。试了几次,但觉被点处隐隐作痛,当下不敢再试,心想那疯汉传完功夫之后,自会前来解救,她万事不萦于怀,当下也不焦急,仰头望着天上星辰出了一会神,便合眼睡去。

过了良久,眼上微觉有物触碰,她黑夜视物如同白昼,此时竟然不见一物,原来双眼被人用布蒙住了,随觉有一张臂抱住了自己。这人相抱之时,初时极为胆怯,后来渐渐放肆,渐渐大胆。小龙女惊骇无已,欲待张口而呼,苦于口舌难动,但觉那人以口相就,亲吻自己脸颊。她初时只道是欧阳锋忽施强暴,但与那人面庞相触之际,却觉他脸上光滑,决非欧阳锋的满脸虬髯。她心中一荡,惊惧渐去,情欲暗生,心想原来杨过这孩子却来戏我。只觉他双手越来越不规矩,缓缓替自己宽衣解带,小龙女无法动弹,只得任其所为,不由得又是惊喜,又是害羞。”

所谓无巧不成书,没有早一步晚一步,被点了穴道无法动弹的小龙女就这么碰巧的被牛鼻子道士尹志平给遇见了,偌大的一个终南山,能被欧阳锋选为练功之处的地方必定是极为隐秘,应该是人迹罕至才对,这尹志平不在山上道观念经习武,跑到这么一个偏僻的地方还偶遇了小龙女.. 合,不如说就是蓄谋。

所有的偶然都是必然,他早已对小龙女情愫暗生,眼里所盼心里所念都是这个如凡尘仙子般的龙姑娘,那有不碰见的道理。

这样的情境对尹志平来说,无疑是致命的,心猿意马欲火攻心,男人会犯的错他全犯了个遍,几十年的修为在这一刻烟消云散,他命中注定了在劫难逃,入心为孽一念成魔。


而对于小龙女来说,这一刻本是她期待已久的良夜,只可惜造化弄人,错将清白之身付与了他人。

这一错,就错出了心理上微妙的变化,如果她明明知道此刻并非心上之人,那尹志平就死定了,羞辱绝望会让她对尹志平恨之入骨,杀他百遍都难解心头之愤。

但此刻她却偏偏会错了意、给错了人,在娇羞甜蜜和满心期待中以身相许,那一刻的归属和依恋已经产生了,这个人、这个身体、这个感觉都成了她此生中最美好的记忆,无法改变。

所以当她最后知道真相,她除了遗憾,就是无法去除的矛盾和纠结。

所以她尹志平真心恨不起来,这就是心理的微妙,她恨天恨地恨欧阳锋恨她自己、甚至怨恨杨过,都没法去恨尹志平。

因为这个人虽不是杨过,却在那一晚替杨过完成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交托,这是和爱在一起的记忆,她怎么去恨?

更何况,尹志平对她情根深种,为她宁可违师叛教放弃全真掌门之位,甚至为了抵消自己犯下的罪孽,不惜以命求得她一句原谅,这样一个男人,她又怎么去恨?

倘若小龙女没遇见杨过,那么尹志平或许就成了她命中注定的良人,再续当年祖师婆婆和掌门师兄的未了之情,那当又是一段武林佳话了。


可惜,没有那么多的如果,对的时间遇到了一个错的人,一段孽缘终究随尹志平纵身一死烟消云散,那一刻,小龙女自己都不懂自己的心,是释怀还是解恨?是不舍还是不忍?她自己其实也不明白。

而那句脱口而出的“你又何苦...”,为这段孽缘留下了永远遗憾的注脚。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倘若没有那一晚,杨过和龙儿襄阳一战,携手归隐红尘,从此江湖山遥水远,不复相见。


终南山下,一个青袍道士远远望着掩映在林木杂草中的活死人墓,驻立良久,月光把他消瘦的身影拖的盈长,脚下草地上鲜花盛开,一如那一夜般乱人心魂,他轻叹一声,纵身消失在莽莽山林深处。

有人说,我是因为思念一个人

才每天来这里等候

只为了,再偷偷看她一眼

我却说

是因为这里的风景好看

有绿树映掩

有紫霞满天

还有那开满遍地的花儿

在月光下晶莹闪闪

像极了仙子的梦

遗落在凡间

心灵密友APP
心灵密友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