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弑母案:从宇神到恶魔,一个企图“完美”的人究竟有多可怕?

北大弑母高材生吴谢宇在重庆机场被捕的消息一出,立即引爆了网络,高居热搜榜首位。因为这个事件太令人震惊了——“弑母、北大高材生、高智商犯罪、完美杀戮、悬疑命案...”,任何一点都足以引起人们的关注。

北大弑母案:从宇神到恶魔,一个企图“完美”的人究竟有多可怕?


从4月21日吴谢宇被抓捕,网络上就充斥了各种分析和解读,试图从各个角度去探索这位北大学子的犯罪心理,解析人性最深处的阴暗,但由于案件的官方披露信息非常有限,对于这个25岁青年的犯罪心理活动,仅仅从警方公布信息和媒体对他亲属的一些采访片段,其实很难真正看出端倪,更别说得出有说服力的论据了。

因此,在不具备更多当事人直接信息的前提下,仅靠主观臆测就做出一些所谓的结论和判断,明显是有失公允的,尤其是一些为了赚眼球、博阅读量吸粉而频出惊人之语的不负责任言论,更是令人反感,这既对已离世的吴母不敬,也对尚处于悲痛中的吴家亲人不公,更对读者有恶意误导之嫌!

因此,本文抱着谨慎的态度,去探索关于一个处于“完美人格”情结下的青年,其所处的压力情境下形成的成长之痛!

北大弑母案:从宇神到恶魔,一个企图“完美”的人究竟有多可怕?


壹:案件回顾

这个案子之所以引人注目,首先是基于其高智商犯罪的特点!

根据警方披露,吴谢宇于2015年7月11日将母亲杀害在其居所内,从作案手法来看,这完全是一场预谋已久的完美谋杀。

在行动之前,吴谢宇从网络上订购了各种刀具、防水布、塑料布、隔离服、医生护士服等,其中仅刀具就购买了菜刀、手术刀、雕刻刀及锯条多种。事后又数十次购买活性炭、塑料膜、壁纸、真空压缩袋等物品,用于事后处理。

吴谢宇将母亲的尸体用塑料布包裹了数十层,并在每一层的缝隙中,放入了活性炭吸臭;

他还在房间内安装了监控,并且连接电脑,能用手机监控现场情况。为了隐蔽犯罪防范他人发现,吴谢宇可谓费尽心机,充分发挥出了他的高智商。

其后,他利用母亲的日记,剪切拼接后复印了一封辞职信,寄给母亲所在的单位,理由是陪儿子赴美留学。

2015年7月中旬,亲戚们收到了家庭群里吴谢宇发出的消息,称自己要去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做4年交换生,母亲与她同行,乘坐7月25日的航班飞往美国。

同时,亲戚们还私下收到了谢天琴发来的信息,说儿子留学费用不菲,希望借钱解燃眉之急,最终,获得筹款金额144万元。

这一切都做的有条不紊,冷静、冷血,心思缜密到令人不寒而栗!

如果不是他故意向舅舅泄露,这将是一场完美的“人间蒸发”计划,一时半会不会被警察发现。

2016年2月5日,吴谢宇给舅舅发消息说,他和母亲要从美国波士顿回来,将于2月6日到达福建莆田高铁站,希望舅舅接母子俩回家过年。

而舅舅当天并没有接到人,打电话给吴谢宇显示对方已关机。

直到2月14日,过完年的第一个工作日,舅舅觉得蹊跷才忍不住报了警,于是,一场令人震惊的弑母案才得以曝光。

随后,警方进行了悬赏缉拿吴谢宇的公告,而这个被称为“宇神”的天才少年,却失去了踪迹,这个案件整整三年时间悬而未决!

直到4月21日吴谢宇在重庆机场被捕,这个隐匿在成都夜场的冷血杀手,才终于被捉拿归案!

北大弑母案:从宇神到恶魔,一个企图“完美”的人究竟有多可怕?



贰:宇神,完美少年的逆转人生!

当吴谢宇被认定为弑母凶手后,所有熟悉他的人都“惊呆”了。因为在他们的印象中,吴谢宇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他从小到大就是拿奖专业户,“自律、聪明、学霸”是他的随身标签,而他的老师和同学们,对他用的最多的评价则是——“完美”。

根据媒体采访报告:从童年时代起,吴谢宇就表现出了不同于一般孩子的强大自律性,放学后,他很少与周围孩子进行一些无聊的游戏,而是立刻回家做作业。”

老师称他为“天才”,文理科都很优秀,很难的内容他看一遍就会了,简直没道理可讲。

在福州高中他说大家口口相传的“宇神”,到了北大经济系依然是同学们眼中的“大神”,连打个篮球都是“篮板大师”。

同学们对他的评价如下:

1、条理清晰,逻辑严谨;

2、情绪稳定、理智,从没和任何人起争执或发生冲突;

3、性格稳重,说话很顾及他人感受,相处起来舒服,通情达理;

4、不是那种觉得自己很厉害的男生,显得平和谦虚;

5、长相干净、高瘦,虽然谈不上帅,但感觉很阳光;

6、暖男型,人缘极好,对同学朋友都很照顾,热心助人,一视同仁;

7、有人说他开朗阳光热情,有人说他安静,但不算内向;

8、每天11点准时上床睡觉(这点他同学都觉得不可思议,因为年轻人一般喜欢熬夜),在宿舍买了健身器械锻炼肌肉;

9、学校里优秀的学生很多,但毕竟都是十几岁的孩子,或多或少都有这样那样的缺点,比如粗心或者害羞,但吴谢宇始终完美;

从这些评价可以看出,吴谢宇和其他的凶手都不一样,他身上最令人困惑的是,人性的弱点在他身上似乎完全被隐藏了。

有个他的高中老师这样评论他:“如果非说他有什么缺点,那就是他完全没有缺点。”

这就是吴谢宇留给大家的“人格画像”,他是“神”和“魔”集于一身的存在,那种高智商带给他的全能掌控感,让他处于“神化”之中。

他的微信签名上是那句凯撒的名言:“我来,我看见,我征服。”

北大弑母案:从宇神到恶魔,一个企图“完美”的人究竟有多可怕?



而他欣赏的另一句话是马里奥·普佐的小说《教父》的那句:“让朋友低估你的优点,让敌人高估你的缺点”,这一点,在他逃亡并隐匿于重庆夜场期间,发挥的淋漓尽致。

为了藏匿自己,他从网络上办理了三十多张身份证,混迹于重庆、福州二地,平时只坐大巴和出租车,在重庆期间,他白天做辅导老师,晚上在多个夜场做男模,绰号“小龙”。

在这些鱼龙混杂的地方,没有人会注意到这个“酒量好,不抽烟,脾气温和,永远都是一张笑脸”的男生,就是网上通缉的大名鼎鼎的北大高材生吴谢宇。

这个本该神一样存在的男生,如果不是因为弑母案件,他本该达到一个完全不可限量的高度,走向人生巅峰。

但他却在最重要的阶段,以如此极端的方式偏离了人生轨迹,成为一个“完美罪犯”。

因此,很多人都很好奇,想知道在他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其实,这个谜底很可能永远都不会有答案,一切的秘密都将随吴谢宇一起被埋葬,成为永远的悬疑!

北大弑母案:从宇神到恶魔,一个企图“完美”的人究竟有多可怕?



叁:同样高能的天才少年,同样陨落的耀眼之星!

在这件案子发生之前,我曾接触过一个很特殊的来访者,一名17岁的少年,因为患有严重的心理疾病而来寻求帮助。

从谈话中了解到,他从小就非常的聪明,表现出极高的天赋和智商,是父母和老师眼里的“好苗子”。

从小学到初中,他都是班级里的第一名,几乎没有什么课程能够难倒他,“天才儿童”是老师给予他的评价。

他的母亲从小在农村长大,性格好强,小时候因为家里弟妹比较多,尽管学习优秀,却因为条件有限无法供养,只能早早辍学在家帮助父母照顾弟妹。

他的母亲长大成人后,经人介绍嫁给了他父亲。

因为他的父亲是一个老实本分的手艺人,所以家里大小事务都是妈妈做主,两个文化程度都不高的人,靠勤俭在农村积攒着过生活,辛苦的拉扯他和妹妹长大,等慢慢积累了一定的经济条件后,就脱离了农村来到了城市生活。

他母亲一直对于自己没有能好好读书出人头地而遗憾,这让她对读书考大学有一种近乎狂热的执着信念,从小对他的唯一要求就是考“第一名”。

这是一种有条件的爱,只有达到妈妈的标准,才能得到全然的爱和接纳。

因此,从小到大,他都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和辛苦,天才的背后,是一直压抑的、害怕被超越的深深忧虑。

北大弑母案:从宇神到恶魔,一个企图“完美”的人究竟有多可怕?



他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表现出超乎常人的“自律”,平时早起上学、各种考试、寒暑假补习等等,从来不需要父母的操心,出奇的懂事。

中考时,他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考入本市最好的重点高中。

从此他就进入了人生华丽起飞的起跑线,所有的亲戚朋友和老师同学都对他寄予热切的厚望,只要再经过三年,他一定会成为跻身世界一等学府的天之骄子。

然而不幸的是,从进入高中开始,他就出现严重的失眠和焦虑,陷入了痛苦的沼泽。

因为在这个人才济济的重点高中里,想要保持“第一名”的优势,开始变得非常困难,甚至是完全不可能的了。

这时候,他从小就形成的“不优秀不配活”的优势观念,终于成为了悬在他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仿佛随时都会跌落下来,斩断自己那骄傲的头颅。

他变得异常焦虑,害怕住校、恐惧考试、担忧被老师批评...到后来甚至出现严重的幻听、幻觉和迫害妄想。

因为心理疾病,他最终被迫提前终止了学业,休学在家。

父母带他到医院去检查,经专家诊断,同时患有“强迫、焦虑、抑郁...”等严重心理疾病,从此,他开始了长达两年的药物干预和心理治疗。

在我和他沟通中,能感受到在他的脑子里始终有一个指责的声音,这个声音不断的督促他、逼迫他、批评他...

他自述说,自从进入高中阶段,他就因为担心保不住第一名而焦虑,但即使这样,他仍然习惯性强迫自己更加刻苦努力。

他开始变得越来越不自信,出现“多疑”的情绪障碍,总觉得自己一旦表现的不好,别人就会在背后议论他、嘲笑他。

这让他晚上整夜整夜失眠,精神崩溃,敏感易怒!

北大弑母案:从宇神到恶魔,一个企图“完美”的人究竟有多可怕?



在这样的情绪下,他的成绩开始下滑,他一直以来强迫自己学习的方法开始失效了,变得越来越难以集中精力。

于是,他产生了强烈的挫败感,在挫败的刺激下,出现幻听和幻像,总感觉有人在背后指责自己、甚至想要加害自己。

但即使这样,他依然“不懈努力”,给自己加压!而父母已经感觉他有异样,依然希望他“坚持下去”。

就这样,他一边品尝失败,一边为了逃避失败而给自己树立更高更远的目标,不断制定新的学习计划,要求自己在功课、体育、运动、音乐等各方面都出类拔萃,试图一雪前耻,令人刮目相看。

因为无法接受失败,他用不切实际的目标给自己不断“加压”,幻象自己通过完胜的方式而重回巅峰地位。

但当这些无法实现的目标最终以失败告终时,他就在深深的绝望中彻底崩溃了,开始陷入严重的抑郁。

他开始不断的想要杀死自己,因为脑子里那个批评指责的声音令他痛苦不堪。

他无法让它停止,就只有杀死自己...

这是一个因为“完美人格”而导致的最终陷入痛苦之中的真实案例!

其实,他脑子里那个他想要“除去”的声音,就是他内化了的“妈妈的声音”。

北大弑母案:从宇神到恶魔,一个企图“完美”的人究竟有多可怕?




肆:完美人格下,被长期忽视和禁锢的“欲望恶龙”!

或许,我们可以从“完美人格”的角度,去探索那个被称为“宇神”的少年, 被“完美”长期压抑而形成的扭曲内心!

所谓“完美人格”,首先来自于从小而形成的长期而保守的教育,这样的教育在幼年时因为“天赋”和“高标准”而取得一定的成就,并成为强化其追求卓越的内在动力。

在内、外部环境的塑造下,个体被打造出了一个竭力趋向于完美的“硬壳”,由于抚养者的不断强化,这个硬壳逐渐完美成型,个体最终丧失去破壳的机会。

而这个完美外壳,成就了大家眼中那个“绝对完美的好孩子”形象!

但从人性的角度看,尝试犯错原本就是孩子的天性,而一个从小就以防范错误为目标、不断追求卓越完美的人,可想而知,一贯的高强度自控和自律,给他的内心带来多大的压力?

由于他习惯了“完美”,既不敢让父母亲人失望、也不敢面对可能的失败,那条完美的卓越之路就越走越窄,越攀越高,最终到了“高处不胜寒”的境地!

内心或许早已脆弱的如惊弓之鸟,而外在却依然是不动声色的波澜不惊!

北大弑母案:从宇神到恶魔,一个企图“完美”的人究竟有多可怕?



于是,这个完美外壳就越来越坚硬,而在这个“完美”之下,是逐渐堆积起来的强大的内压——由于高智商带来高感知力,高感知力则带来丰富的想象力,而这些想象力和高度自律之间,就会产生严重的冲突和矛盾,隐藏在完美外壳之下,无处排解。

尤其是一个正处于青春期的少年,“性、欲望、破坏...”等,各种负性情绪会随时充斥在他们的脑海里。

他们对世界和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感受到自己的渺小和无能,因此常常会觉得自己的人生是无意义、无价值和虚空的,很容易就陷入悲观绝望的痛苦情绪之中。

所以,这些完美小孩,他们强大的内心冲突常常导致激烈矛盾。

他们也渴望像其他青春期孩子一样,打破为他人而活的模式,去做真实的自己,渴望通过暴力宣泄的方式“泄洪”,可以在不断的对抗与妥协中,寻找到一个新的“自我平衡”。

北大弑母案:从宇神到恶魔,一个企图“完美”的人究竟有多可怕?



但这些“完美人格"者,他们绝对不允许自己有这样失控的状态出现。

从小形成的高自律导致他们不敢也不愿去打破那个“完美外壳”,当他们稍有软弱,内心里那个内化了的父母声音就会不断的指挥自己“控制、控制、再控制;坚强、坚强、再坚强!”。

这个强大的控制声音一直与那个渴望自我释放、放纵的真实自己对抗,让他们陷入极其严重的矛盾冲突之中。

那些长期被压制的“欲望”是那么的强大和疯狂,渴望爆发和宣泄的力量令他们开始恐惧,他们知道内心深处那条“欲望恶龙”开始蠢蠢欲动了,随时可能疯狂“反扑”,撕裂自己!

他们恐惧自己的“完美外壳”被“欲望恶龙”撕破,暴露出那个内心“不堪”的自己。

而这样的自己,是妈妈无法接受的,她会崩溃、失望、羞耻...

妈妈的崩溃、失望、羞耻,对他来说意味着“彻底毁灭”,他完全无法面对,无法想象!

这时候,不让妈妈失望,似乎就只剩下一条路了,让她永远“睡着”,她睡着了,就不会失望了。

因为他知道那条恶龙已经无法再禁锢,它随时都会呼啸而出、撕碎这一切的“完美”。

而那个时候,他如何去面对自己生命中最敬、最爱、最重要的人,那个以他为荣的“完美守护者”!

杀死她,才能让她永远留在那个“完美”世界,才能永远守住“恶龙的秘密”,不让恶龙伤害到妈妈!

北大弑母案:从宇神到恶魔,一个企图“完美”的人究竟有多可怕?



也许从他杀死母亲的那一刻起,那个“完美少年吴谢宇”就随妈妈一起死掉了。而随欲望恶龙一起冲出心牢的,是那个肆意纵欲、甘于沉沦、自我放逐的夜场男模“小龙”!

所以,从吴谢宇弑母后的经历中,我们或许可以尝试拼凑出他当时矛盾冲突下的心理图谱:

第一、他对“性工作者”迷恋并求婚的经历,可以看出他对“自律”的颠覆!

第二、他在母亲死后多次出现嫖娼的经历,可以看出他对“完美”的挑战!

第三、逃亡后混迹于夜场做“男模”的经历,可以看出他对“高尚”的敌视!

北大弑母案:从宇神到恶魔,一个企图“完美”的人究竟有多可怕?



伍:后记...

其实,每个青春期的少年,内心里都住着一条欲望的恶龙。

当这条恶龙被驯化,就会成为内心里自我守护的力量;

而一旦自我被这条恶龙所控制,内心就会成为邪恶的居所,随时随地都会咆哮而出,伤人伤己!

而那条驯龙的魔杖,只能掌控在他们自己的手里,谁都无法代替!

青春期就是一场“本我”和“超我”的斗争,以快乐为原则的“本我”就像那条欲望恶龙,渴望放纵和自由,而以道德为原则的”超我”就是那个精神卫士,始终坚持完美和正义!

而青春期叛逆,就是从小被压抑的“本我”,终于敢于直面挑战那个一直被“高道德感”而武装的“超我”。

他们用歇斯底里的愤怒、甚至是矫枉过正的对抗,去摧毁那个父母塑造的那个“好孩子”人设,粉碎那些一直以来虚与委蛇的“听话和乖巧”,把内心真实的想法和声音暴露出来,用猛烈的抗争向世界发出自己的“独立宣言”!

最终,经过这场青春期的“叛逆”博弈,那个具有自主意志、同时能够兼顾社会现实原则的“自我”,从废墟中站立起来,被父母接纳和认可,被社会承认和尊重,他们开始成为一个具有“独立精神”的成年人!

所以,不要试图去阻止“成长”,不要试图去否定“欲望”,更不要试图去塑造“完美”。因为,在这个世界,根本就不存在真正完美的人!

面对青春期的叛逆,父母应该收起自己那颗“权威”的玻璃心,更多的去理解和接纳,共情和支持他们。鼓励他们去驯服和驾驭自己内心的“恶龙”,在他们需要帮助的时候,随时可以拔刀相助。

心灵密友APP
心灵密友小程序